誠信爲本
發布時間:2016-04-11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子貢問政■。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■。”子貢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曰:“去兵■。”子貢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曰:“去食■。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■。”(《論語·顔淵》)

上面集中論述了在去食、去兵與去民信三者之間的取舍問題■。孔子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首先選擇了去兵,因爲兵是不祥之器,這在《老子》中也曾提到,《老子》第三十一章:

夫兵者,不祥之器,物或惡之,故有道者不處■。

君子居則貴左,用兵則貴右■。兵者,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爲上■。勝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樂殺人■。夫樂殺人者,則不可得志于天下矣■。

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■。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,言以喪禮處之■。殺人之衆,以悲哀泣之,戰勝以喪禮處之■。

在這裏,孔子與老子的觀點是一致的■。戰爭會殘害人民,會靡費財用,所以先去除它■。這一點是大家所公認的,應該沒有什麽疑義■。但是,如果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,必須在去食與去民信兩者之間做出選擇,那麽應該選擇先去誰?人們都知道民以食爲天,糧食是關系人民生死的大事,如果人都餓死了,那麽民信似乎就成了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,必然會流于空虛■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去食應該放在最後才是,因爲民信似乎應該是只有在民生之時才談得到,如果人民都餓死了,那麽還談什麽“民信”呢?

然而,孔子卻並不這樣認爲,他選擇了去食,而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去民信■。那麽,孔子是否犯了常識性的錯誤呢?我們看孔子的回答:“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■。”孔子之所以選擇去食而最終保留民信,是因爲他深深知道,民信是比生死本身更爲重要的■。自古皆有死,從此意義上說,死是古往今來人所不能規避的常事,民信卻是一個國家維持其邦國穩固必不可少的要素■。

朱熹在《四書集注》中評價曰:“民無食必死,然死者人之所必不免■。無信則雖生而無以自立,不若死之爲安■。故甯死而不失信于民,使民亦甯死而不失信于我也■。……愚謂以人情而言,則兵食足而後吾之信可以孚于民■。以民德而言,則信本人之所固有,非兵食所得而先也■。是以爲政者,當身率其民而以死守之,不以危急而可棄也■。”

朱熹認爲,以人情而言,那麽兵食足然後我的威信可以傳播于民■。而以民德而言,則信本來是人所固有,不是兵食能夠得以在先的,所以爲政者,應當親身率民以死守之,不因爲形勢危急而可以丟棄的■。由此,孔子在去食與去民信之間做出的最終抉擇,便是我們可以理解的順理成章的事情了■。而孔子的這種選擇,難道不值得我們好好思考嗎?誠信誠乃爲政治國之本■。

此外,孔子還曾誇贊自己的弟子子路說:“片言可以折獄者,其由也與■!”(《論語·顔淵》)即在處理案件的時候,因爲子路忠信明快,所以話一出口人們都信服他,不用等到他把話說完■。人們都誇贊子路說“子路無宿諾”(《論語·顔淵》)■。意思是,人們都說子路沒有遺留的承諾■。因爲他笃于踐行所言,根本就不留下什麽承諾■。《論語集注》尹氏說:“當時的千乘之國(大諸侯之國),不相信他們的盟約,卻相信子路的一句話,他被人們所信服由此便可以知曉了■。一句話就能斷案,是因爲在他說之前人們都相信他了■。不遺留承諾,所以能成全其威信■。”

孔子認爲,“信”是一個人必須具備的德行■。

子張問仁于孔子■。孔子曰:“能行五者于天下,爲仁矣■。”請問之■。曰:“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■。恭則不侮,寬則得衆,信則人任焉,敏則有功,惠則足以使人■。”(《論語·陽貨》)

他的學生子張向孔子請教“仁”時,孔子回答說:“能行五者于天下,爲仁矣■。”子張進一步請教具體內容,孔子回答說:“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■。”同時指出,“信則人任焉”(《論語·陽貨》),即做到信則會受人任用■。孔子還提倡“謹而信”,“與朋友交,言而有信”(《論語·學而》)■。他說“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■。大車無輗,小車無軏,其何以行之哉?”(《論語·爲政》)人若不講誠信,譬如牛車沒有套牛的橫木,馬車沒有套馬的橫木,車子怎麽可以行走呢?孔子把那些不講信用的人稱之爲小人,是不屑與他們交往的■。

孔子認爲,爲政者一定要取信于民,“道千乘之國,敬事而信,節用而愛民,使民以時”(《論語·學而》)■。治理一個有千乘兵車的大國,要嚴肅認真地對待工作,要信實無欺■。要使“民信之”(《論語·顔淵》),因爲“不信民不從也”(《左傳·昭公七年》)■。孔子的學生子夏說:“君子信而後勞其民;未信,則以爲厲己也■。”(《論語·子張》)爲政者必須先取得百姓的信任,然後再去號召百姓,不然百姓會認爲你在勞苦折磨他們■。孔子還說:“上好信,則民莫敢不用情■。”(《論語·子路》)爲政者講信用,你所管理下的人民沒有敢不說真話的■。

由此可見,誠信對于治國理政來說是何等的重要■。現在我們努力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強調“愛國、敬業、誠信、友善”,正是有見于誠信在一個國家和社會中的重要性而做出的正確決策■。(常會營)